奥数网
全国站
您现在的位置:奥数 > 小学数学网 > 数学大师,数学家 > 正文

魅力普林斯顿

来源:奥数网 2017-07-25 22:20:37

  魅力普林斯顿

  普林斯顿大学初名为纽泽西学院(theCollegeofNewJersey),1746年设立于伊利莎白(Elizabeth),是英格兰北美四大学院之一(四大学院按成立先后分别是哈佛、威廉玛利、耶鲁及纽泽西学院)。1747年学院迁至纽渥克(Newark),1756年方迁至普林斯顿,而后于1896年正式将学校更名为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University)。

  就如同其他英格兰在北美殖民地上的学校一样,普林斯顿保有浓厚的欧式教育学风。她强调训练学生具有人文及科学的综合素养,以期通过其特有的教育方式,培养出本州及教会引以为荣的学者。这项传统至今仍是校方强调的重点,但彰显宗教的意味已不复见。因为受到欧洲殖民以及独立战争两段历史的冲击,普林斯顿的学风更具传承与创新的双重风格。

  这种风格一览无遗地展现在2000英亩的校园建筑中。不论是哥德式的校舍,还是当代名家设计的建筑,皆是访者驻足的焦点,从而使校园宛如一座活生生的建筑博物馆。

  周春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助理、教授、博士。于1993年春天走进了这座大楼上到处都是攀墙常春藤的校园,开始攻读他的博士学位,并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研究方式和思考方法。普林斯顿的点点滴滴,已经深入到周教授的内心深处,此后,无论是在美联储工作,还是在加州大学、香港大学、北京大学教学,时时都体现出普林斯顿对他的深远影响。

  “袖珍”普林斯顿

  在美国数以千计的大学里面,就学生数目来看,普林斯顿大学可以说是一所“袖珍型”的大学。但是在国际学界,普林斯顿却具有崇高的地位,富家子弟固然以进入普林斯顿大学为荣,家境困难的学生得到普林斯顿大学的奖学金,人们也都会刮目相看。

  在周春生教授看来,中国的“袖珍型”大学通常不甘寂寞,纷纷要为创建“世界一流的综合性大学”而努力,因此不断地扩大本科招生规模,创建二级学院,或者与其他院校合并以扩大学校规模。结果不但教室、食堂、宿舍告急,而且师资力量也远远不足以保证高质量的教学,这样对学生的学习和生活带来了很大影响。大学纷纷合并的结果是不断诞生出拥有几万学生的学校“航母”。但是,大并不等于强,相当一部分的高校合并只是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过程中所出现的浮躁心态和盲目跟风的作法。普林斯顿、加州理工学院这两所大学,都是学科门类并不齐全,迄今学生人口只有几千人的“袖珍学校”,却像一颗颗宝石(资讯行情论坛),闪耀出璀璨的光芒,展示着独特的魅力。

  有人说,普林斯顿像是一个不求大、不求多元化,专注于把自己做强的公司。与此相反,相当一部分中国大学盲目追求多元化、规模经济,而没有关注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周教授虽然认为这种将大学比作公司的说法不很确切,但是他认为在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普林斯顿确实有许多值得国内大学学习、借鉴的地方。他说,虽然普林斯顿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多元化”的举措,但是她却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规模,并同时保证了多个系的教学、学术水平名列世界前列。从这个意义上讲,普林斯顿既不是仅仅专注于某个学科或领域的“一枝独秀”,也不是放弃专长,纯粹鼓励“百花齐放”,而是在成功保证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的同时,坚持自己的特色,进一步扩大教育科研范围,从而形成“红花绿叶”相得益彰、相映成趣的欣欣向荣局面。

  教育普林斯顿

  普林斯顿教育的特色之一是对本科教育的高度重视,其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本科生与研究生的人数比例。普林斯顿目前在校本科生约4500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约1800名。与美国其他名牌大学相比,研究生比例较小,客观上能够将资源更多地用在本科生身上。

  其次,普林斯顿大学明确规定,所有教师都必须承担本科生教学任务。例如,该校教授199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妮.莫里森是新生一入学就能接触到的人物。接受专业领域名人授课的机会,不仅会对学生的学习产生直接影响,而且还可能使他们受益终身。

  另外,普林斯顿大学还注重完善本科生的知识结构,使他们能充分从学校出类拔萃的文理等各门学科教学中汲取营养。学校规定,所有的文科类本科生必须兼修至少两门科学和工程类课程,而理工科学生也需要接受相应的文科教育。

  此外,普林斯顿大学本科生参与科研的气氛也非常浓厚,很多本科生论文涉及的研究课题在美国其他高校要到研究生阶段才能开展。普林斯顿大学研究人员近年来在《科学》、《自然》等权威学术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中,有些第一作者就是本科生。

  这种高质量的本科教育和鼓励本科生及早参与系统研究的做法,造就了普林斯顿的本科毕业生“后劲足”的优势。

  同时,“普林斯顿研究生教育给学生研究的自由空间也很大。”周春生教授介绍说,“研究生教育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学习阶段,有很多选修课和必修课,而且每门课程都会有考试来检测学生是否已经合格完成了学习;学生通过资格考试之后就进入第二阶段,在这个阶段,学生就可以写作论文了。”

  周教授饶有兴趣地讲起了关于普林斯顿两道考题的故事。一道考题出现在物理学博士研究生的资格考试中,题目是:注视你临近的同学,假设他是一个圆球,估算一下他的电容量。试想,如果一个中国研究生面对这样一道考题,他的面部表情该是怎样的复杂,他的内心又该是怎样的丰富:困惑、震惊、惶恐、不知所措,或许还会夹杂一丝的兴奋……这与我们见到的众多考题太不一样了。它在严肃中充满了智慧的幽默,使冰冷、隔膜的物理学一下子贴近了日常生活,显示出了人性的温情与亲和。这道考题显然不是在寻求一个标准答案,而是在启示考生:从事科学研究离不开好奇的眼光和“胡思乱想”的自由心态。第二道是练习题,出现在数学系大学低年级学生博弈论的入门课程上,标题是“诺曼底战役战略策划模拟”:给你两个师的兵力,让你攻打敌人三个师兵力守备的城堡,可以通向城堡的路只有两条,当你发起攻击并且对敌的时候,如果你的兵力比敌人强,你就赢了;如果你的兵力比敌人弱,或者相等,那你就输了。请问:你克敌制胜的几率是多少?此题设计之精妙让人深为叹服,这种从历史事件中提炼出来的数学习题,不仅能使人获得数学思维的乐趣,还会给人一种置身历史、参与历史,与历史连接在一起的情感体验。一道数学练习题,居然散发出强烈的人文气息和历史感,不能不让人心生感慨。

  据周教授介绍,普林斯顿教授有很大的自我裁量权。通常学校把所要求教授的课程规定好,每个教授在教授这门课的时候,有很大的自由空间。他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和研究兴趣,对这门课的内容和重点进行调整,以真正教授给学生自己所专长的东西。

  学术普林斯顿

  基础研究,不贪大求全。二战后一度被称为世界“数学之都”的普林斯顿大学,迄今仍保持着这一名望。其物理学研究也处于一流水平,师生中前后有18人获得诺贝尔奖。这两大基础学科的优势也渗透到其他专业,例如,在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领域,一些普林斯顿的研究人员就凭借扎实的数学功底开展理论生物学研究,形成了自己的专业特色。

  在院系及专业设置方面,普林斯顿同样把重点放在基础研究上,求精不求全。例如普林斯顿大学工程学院的规模比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的同类学院就小很多,其心理学专业相对其他一些学校的方向也更集中,侧重点同样是基础理论研究。普林斯顿没有医学院的原因也在于此:医学院必须与临床应用结合,而运作一个庞大的医学院和临床医院系统需要大量人力和资本,因此普林斯顿坚持不设医学院。

  坚持传统优势并不意味着固步自封。普林斯顿在发挥传统优势的同时,也注重紧跟新科技发展潮流。近年来,随着人类基因组草图的绘制成功,基因组研究已成为科研领域的一个新热点,学校正在积极筹建新的基因组学中心。

  根据自身的特点积极调整、与时俱进,而不是一味追求规模、盲目跟风,这就是普林斯顿大学在强校林立的美国处于不败之地的秘诀。

  周春生教授对此深有体会,同时他还特别强调了普林斯顿优秀的科研传统和自由的学术氛围。他说,“纵观当今世界著名大学,哪里有好的研究传统,哪里有自由探索的学术氛围,那里就会吸引住一流人才,自然也就成为科研成果源源不断的知识创新中心。而普林斯顿之所以能吸引这么多的学者和专家,不断诞生出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关键的原因在于学校创造了一种学术自由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下,他们可以专心于他们感兴趣的研究方向。这样,也就更容易产生科研成果。”

  人文普林斯顿

  普林斯顿历来重视传统,讲究门第。建校以来,普林斯顿大学一直以男性为主要培养对象,学生基本来自中上层家庭,至今没有完全摆脱偏重白人男性的传统。1945年,普林斯顿招收了第一个黑人本科生,这一做法比哈佛大学晚了50年。学校从1969年才开始招收女生,但至今仍有许多人抱怨它的男女学生比例不平衡,普林斯顿的本科生俱乐部在90年代才允许女生加入。

  在几年的学习生涯中,给周春生教授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普林斯顿数学系的下午茶—通常分为两种:一是比较正式的教授聚会,每逢周三下午在西休息室进行,系主任和其他教授的夫人穿着长礼服,戴着白手套。用沉重的银壶和英国骨瓷茶具招待大家。二是其余时间在东休息室进行的学生聚会,教授们几乎都会参加。师生之间、同学之间谈天说地,自由交流。或讨论数学问题,或交流看到的最新数学论文,或交换有关数学界的各种小道消息……在下午茶的时间里,学生们还会玩各种牌局游戏:西洋双陆棋、军棋、克里比奇牌,以及以发明者约翰.纳什名字命名的游戏……在周教授看来,下午茶的美妙就在于它营造出了一种浓浓的氛围:亲切宜人犹如家庭团聚,轻松自如无拘无束,自由游戏恣意挥洒,使紧张、沉重的科学研究生活充满弹性,给人以心灵的滋润和抚慰。

  普林斯顿是一个充满人性的地方,天才数学家纳什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中就有重要的一段在普林斯顿发生。在纳什患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治愈的希望微乎其微的情况下,普林斯顿接纳了他,让其静心生活在校园中,并给予了极大的关爱,终于使他在与疾病抗争30年后得以康复,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奖。纳什的故事就是关于“爱的奇迹”的故事。作为普林斯顿的一个精神象征事件,它最充分、最感人地彰显出了这所大学的宽容与博爱品格。

  普林斯顿的这种博大和宽容的胸襟也让在这里生活和学习过的周春生博士深受感动,他讲到这样一件真人真事——安德鲁.怀尔斯教授九年没有写出一篇论文,埋头苦干、静心研究,解决了困扰世界数学界长达360余年的一大难题——马大定理,最终获得历史上惟一的菲尔兹特别成就奖。他感慨万千地说:“在中国大学里,很难想象一个教授能够连续多年不写论文,还可以在不受到外来非议和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潜心研究。如果是在国内,安德鲁.怀尔斯教授可能也会有各种任务和考核的压力。中国的大学,不但要从体制和治理上从世界名校中汲取经验,更重要的是学习这种学术上的宽容精神和人文上的博爱精神。体制和制度是物质的东西,也许可以照搬照抄,但唯有文化和氛围,却是只能慢慢培养,缓缓孕育,不经过时间的磨砺和岁月的雕刻,是无法形成的。”

  影响普林斯顿

  常春藤联谊会大学指8所美国东北部历史悠久的名牌大学,包括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等。常春藤联谊会原指这些学校联合组成的足球和其他运动组织,因为这些学校的大楼常有攀墙的常春藤而得名。

  作为美国著名的“常春藤联盟”的三巨头之一(另两家为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在学术上享有极高的声誉。几年来,在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最具权威的学校排行榜中,它的名次一直稳定地保持在前三名,在去年的排行榜中,与哈佛大学并列第一位。

  周教授简要介绍了美国大学年度评估的固定评估程序和计分方法,其中包括学界权威的“公众评估”、学生完成学业以及拿到学位的比率、师资力量以及教师薪金、学生来源、资金状况等五个方面的指标。在周教授看来,普林斯顿在排行榜上的位置,确实是对普林斯顿综合实力不偏不倚的具体体现,他列举了在普林斯顿大学250多年的建校史上一些星光灿烂的著名人物,如著名的相对论大师爱因斯坦、数学大师冯诺依曼.阿廷、2002年度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Danieleman)、美国第十三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等。还提到中国科学家华罗庚、姜伯驹、李政道、杨振宁,他们都曾担任过普林斯顿大学的高级研究院研究员。

  讲述人简介:周春生教授,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助理,高层管理者培训与发展中心主任,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委员会委员。周春生教授拥有北京大学数学系硕士学位,曾在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攻读金融学博士,后又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的金融经济学博士学位,并获普林斯顿大学最优博士生荣誉。

   欢迎访问奥数网,您还可以通过手机等移动设备查询小学试题库、小学资源库、小升初动态、重点中学、家庭教育信息等,2018小升初我们一路相伴。>>[点击查看]

相关文章

点击查看更多